首页 > 办事服务 > 融资对接

提高直接融资比重 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

2021-02-05 09:47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作者:记者赵洋 浏览击量: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建立常态化退市机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这是对“十四五”时期我国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战略部署和总体要求,意味着“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依然将是未来5年甚至更长时期的重点任务。

业内专家表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对于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我国资本市场已经走过30个年头,但直接融资尤其是股权融资比重依然偏低,扭转这一现状的任务极为迫切,路径就是继续深化改革,持续扩大开放,进一步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直接融资助力高质量发展

作为优化资源配置的重要平台,资本市场在金融体系运行中扮演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角色,对推动资本形成、科技创新和实体经济发展具有枢纽作用。

过去30年来,我国资本市场在改革中取得长足发展,服务实体经济成效持续提升。从成立之初沪市“老八股”和深市“老五股”上市开始,我国资本市场快速发展壮大,目前上市公司数量已经超过4100家,总市值超过83万亿元。资本市场支持一大批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上市公司已成为国民经济的“基本盘”、产业升级的“领跑者”、科技发展的“创新者”。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要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强调要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提出要健全要素运行机制,完善要素交易规则和服务体系。这一系列战略部署,将推动“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同时也对资本市场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有分析人士表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充分发挥劳动力等低成本优势和资源禀赋,迅速融入国际经济大循环中,创造了“中国奇迹”。随着我国经济水平提升,发展中一些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和矛盾逐渐凸显,经济结构亟待调整。在这种情况下,大力发展创新驱动战略、构建新的产业结构和发展模式,成为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的主动选择。这就需要进一步发挥资本市场作用,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

“从国际经验看,激发市场主体创新创造活力,加速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需要充分发挥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风险共担、利益共享机制的独特作用,加快创新资本形成,促进科技、资本和产业的紧密融合。”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此前不久撰文表示,“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第一个五年。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对于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股权融资比重亟待提升

发展直接融资是资本市场的重要使命。近年来,我国资本市场改革发展明显加速,市场层次体系逐步完善,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成功落地,创业板、新三板等一批重大改革相继推出,对外开放持续深化,直接融资呈现加快发展的积极态势。

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随着金融改革深入和各项举措落地,直接融资额显著提升。从股权融资看,2020年,A股股票融资超过13500亿元,较2019年融资额增幅超过四成。其中,新股首次发行(IPO)募资金额约4700亿元,创下近10年新高;增发募集金额超过8210亿元。债券市场发行金额同样显著增加,2020年前11个月累计发行各类债券约52万亿元,同比增长超两成。

随着直接融资规模提升,其比重也显著增长。据证监会数据,截至2020年9月末,我国直接融资存量达到79.8万亿元,约占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29%。其中,“十三五”时期,新增直接融资38.9万亿元,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的32%。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我国直接融资中债券融资占比较大,股权融资比例依然较低。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此前撰文指出,从分类看,债券融资属于直接融资,但我国债券的持有主体是银行,2018年末银行持有的债券占全部债券的51.5%,其中相当部分实际上是银行通过货币创造为企业融资,也具有间接融资的特点。如果扣除这部分,直接融资占比会进一步下降。

人民银行公布的社会融资数据显示,从结构看,2020年末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60.2%,企业债券余额占比9.7%,政府债券余额占比16.2%,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余额占比2.9%。由此可见,虽然包括债券在内的直接融资在社会融资中的比重已经接近30%,但股票融资的占比却一直较低。

通过深化改革提升直接融资比重

“根本的解决办法是提升改革开放水平。”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表示,1991年至2007年,我国直接融资占比提升很重要的原因是股票市场的建立。现在我国需要第二次市场重建,应该进一步加快注册制改革步伐,加快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同时也要做好监管,注意防范风险,做好配套制度的建设。

过去30年,我国资本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走过了西方成熟市场百年发展历程,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但也要看到,资本市场“新兴加转轨”特征依旧明显,各项功能发育依然不够成熟,制度建设与成熟市场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水平仍待提高。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王擎认为,当前,我国进入加快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新阶段,这既是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历史机遇,同时也对资本市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方面要加快市场改革步伐,加大改革力度,尤其是推进一系列基础制度改革;另一方面要提高开放水平,推动资本市场制度型开放,并以开放促改革。

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开放,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一直受到中央高度重视,金融管理部门也在加快落实推进各项改革开放举措。易会满此前不久明确表示,将着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科学把握各层次股票市场定位,完善各板块差异化制度安排,继续规范发展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基金,深入推进债券市场创新发展,积极稳妥发展金融衍生品市场和场外市场,努力形成功能互补、有机联系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加快推进投资端改革,壮大理性成熟的中长期投资力量,不断拓展市场深度、增强发展韧性。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