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金融数据

金融支持科技创新需要疏通哪些“堵点”

2021-03-19 09:20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作者:记者 孟扬 浏览击量:

“在初创阶段,科创企业科研投入资金比较大,同时又无法很快形成可以面市的产品,在这段时间会面临着较大的资金压力。此外,科创企业在起步阶段往往由几名技术人员组成设立,在财务、税务、政府支持政策的信息把握和了解上不够充分,也没有很好的过往财务数据,传统的银行贷款审批制度难以支持。”中电运行(北京)认证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中电运行”)法人刘忠魁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中电运行是一家互联网高科技信息安全企业,面向能源、金融、政府等领域,提供产品研发、集成实施、系统运维等业务。刘忠魁的感受,折射出我国数量庞大的中小型科创企业共同面临的“成长的烦恼”。

科技创新是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需要,金融业如何发挥“助推器”作用,为科技创新提供更强动力,是“十四五”时期金融业面临的新课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完善金融支持创新体系,鼓励金融机构发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科技保险等科技金融产品,开展科技成果转化贷款风险补偿试点。

与传统产业相比,科技型产业具有鲜明的成长性特点,这对金融提出了新的期望和要求。虽然近些年来我国金融供给已经得到很大优化,但金融体系仍存在失衡情况,与加快科技创新的迫切需求相比仍有距离。

为此,业内专家提出,未来金融业需要围绕发展理念、金融体系、服务模式、金融工具等方面加快创新,疏通各种“堵点”,提升金融服务科技企业创新活动的质效。

金融供给的“缺位”与“错位”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金融体系发展迅速,在支持科技创新方面也发挥了巨大作用,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金融体系在支持创新方面的作用仍然有限。

当前,科技创新主要依靠直接融资,资本市场在促进科技创新和实体经济高水平循环方面具有特殊作用,是构建“双循环”的重要抓手。

“总体来看,随着科创板的推出,进一步打开了资本市场支持科技创新的通道,通过资本市场服务科技创新取得了重大突破。但我国在金融支持科技创新方面没有形成有效的模式,金融业发挥自身优势为科技创新企业提供综合金融服务方面还有较多的工作要做,根据科技创新企业发展阶段提供相应金融服务方面也有提升的空间。”邮储银行研究员娄飞鹏表示。

从直接融资来看,由于科技创新活动具有高风险、高收益、高不确定的特点,各国经济金融发展的经验表明,直接融资尤其是股权融资是满足科技企业创新活动融资需求的较好做法。但在我国,股权融资占比偏低一直是金融体系的主要短板。

对于造成股权融资支持不足的原因,有分析认为,主要是我国资本市场起步较晚,此外资本市场发展过程中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没有得到纠偏,影响了资本市场融资功能的发挥。

作为直接融资的另一个重要市场来看,我国债券市场当前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但政府债券比重偏高,企业信用债仍不发达。专家表示,这既与经济下行背景下信用风险违约频发有关,也与中小企业普遍存在财务管理不规范、内部信息不公开等自身缺陷有关,根源在于中小企业债券发行的信用环境、投融资制度等方面还存在诸多不足。

从间接融资来看,银行通过加大科创企业贷款支持力度、探索科技支持专营机构及投贷联动等方式支持科技企业发展,但传统银行的服务模式与企业创新活动的需求仍存在较大差距。

“首先,科创企业轻资产非抵押的特性,与传统银行重资产重抵押重财务报表的授信方式有冲突。其次,银行注重还款来源和回报率的模式,与初创企业早期高投入‘低回报’发展特点存在矛盾。此外,科创企业融资需求存在‘短、快、急’,与银行审批模式也不相适宜。”一位国有大行人士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企业在变,银行也在变”

针对传统银行服务模式与科创企业需求不匹配的问题,近年来,银行业在不断探索,积极求变。

“企业成立后,与工行北京石景山支行接触比较多,因为该行与中关村石景山园区、税务局、工商局以及投促局沟通多、信息全,也邀请过我们参加过园区和投促局举办的政策宣讲会,让企业有渠道了解到政府各部门目前最新的优惠政策,从而降低企业经营成本,缓解经营压力。”刘忠魁说。

“企业在变,银行也在变。”工行北京石景山支行副行长杜萌表示。

据杜萌介绍,工行北京石景山支行为中电运行提供了优惠贷款利率,同时也向公司介绍了“前沿通”“易信通”等纯信用的贷款产品,并将初创科技型企业的团队实力、技术能力、行业前景考虑到贷款审批中去。

“这些优惠政策和产品都为企业降低了融资成本和难度。”刘忠魁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同样感受到银行业金融服务变化的,还有北京航天宏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天宏图”)负责人王宇翔。

航天宏图成立于2008年,是一家专业从事遥感卫星、导航卫星技术研究与应用的高新技术企业,2019年7月,成为科创板挂牌上市的首批25家公司之一。

“2017年3月,浦发银行北京分行就开始与公司接触,并第一时间给予了1000万元信用贷款的支持,还根据公司成长阶段特点,提供了包括短期流动资金贷款、保函、结算、代发等定制化金融服务,有力支持了具备核心知识产权和核心竞争力的科技企业平稳发展。目前,授信额度已增长到5000万元。”王宇翔表示。

为配合科创板的设立,浦发银行于2019年5月推出科技金融服务方案2.0,包括全新推出万户工程客户培育库,为不同阶段的科创企业提供针对性的金融服务;迭代优化通用类科技金融融资产品,结合地方特色推出“科技创客贷”等融资产品;升级科技金融服务平台,帮助科技型企业通过筛选投资金额、地区、轮次、股权比例等投资机构偏好指标,更加高效地对接顶尖投资人。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该行服务科技型企业超3.8万户,科技型企业贷款余额超2300亿元,较年初增长27.6%;在科创板上市企业中,超过70%是浦发服务的客户。

增强金融与科技产业适应性

金融是科技创新的应用者和受益者,也是科技创新的重要参与者和推动者。业内人士认为,对于银行、证券、保险等传统金融机构来说,应继续大胆探索,开发出适合高新技术产业、科技创新特点的金融产品和金融工具,为我国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支撑引领高质量发展提供金融支撑。

“银行业可重点围绕支付结算等领域服务科技创新企业,也可以采用与外部机构合作围绕具体行业领域的科技创新企业提供融资服务,结合具体科技创新行业或科技创新园区的特点创新金融产品,以增强与科技产业的适应性。”娄飞鹏建议。

娄飞鹏还表示,可以通过模式创新提高银行业对科技创新企业的支持力度,如美国硅谷银行定位于服务科技创新企业,并取得较好的成效,国内也可以研究并尝试成立专业金融机构的方式来加强对科技创新行业的金融支持。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韩沂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关于进一步提升金融科技效能”的提案中表示,可加强创新业务试点。他建议,对于科技企业较为集中的北上广深等地区,授权当地金融监管部门选择科技金融基础好的银行,对硬核科技(如集成电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高端制造业等)企业员工持股专项贷款和优质PE、投资公司的周转性融资需求如流动资金、跟投资金、过桥资金等提供信贷支持。银行开展业务前须向金融监管部门进行报备、一事一议,信贷资金建立专户、专款专用,确保流向硬核科技企业的研发与生产。

完善相关配套机制

采访中多位专家表示,金融支持科技创新,还需要有效发挥不同层次市场的融资功能,完善相关配套机制,打造覆盖科创企业不同生命周期的多元化融资体系。

“一方面,通过丰富估值认定渠道、丰富市场交易渠道,盘活科技创新企业各类知识产权,为通过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提供更多的政策支持;另一方面,完善信用体制建设,政府提供税收补贴等相应的支持,鼓励金融机构为科技创新企业提供信用贷款服务。此外,各类科技行业协会等也可以充分发挥专业优势,在科技创新的具体领域发展前景研判等方面为金融机构提供技术上的支持。”娄飞鹏认为。

全国人大代表、郑州银行董事长王天宇建议,政府设立创新引导基金来引导社会资本积极参与,培育壮大中小型科创企业。同时,优化政府引导基金的市场化运作,完善政府引导基金退出机制,解决现有科创类投资基金份额交易难题。

建立多元化风险补偿机制,能有效缓解科技创新融资约束。为此韩沂提出,建议财政部门建立对科技信贷、科技保险的奖励与风险补偿政策,对银行科技金融业务的首贷、信用贷、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等提高奖励与风险补偿比例。对银行单笔1000万元以下普惠型科技企业贷款,不良率1%~5%政府风险补偿可承担70%,不良率5%~10%政府承担50%,不良率10%~15%政府承担30%,不良率超过15%和低于1%的财政不补偿。对保险公司包括专利险、产品研发险、关键设备研发险等科技保险进行财政补贴。

“‘十四五’科技创新的‘发令枪’已打响,相信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在多元化融资体系的支持下,我国科创企业的明天会更加美好。”刘忠魁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